分类导航
媒体聚焦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第一财经】被中晋“刷脸“的外滩三菱洋行大厦:外墙恢复,瑕疵难掩[图]

日期:2016-06-02 10:44:30  字体:[] [] []

  如今,中晋公司位于外滩金延大厦和三菱洋行大厦的两处办公地已人去楼空,原本簇新的标牌在建筑外立面上留下斑驳的痕迹。去年4月末,因为网友“冀东骊人”发布的一个帖子,广东路、四川中路街角的三菱洋行大厦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大楼的承租方用青色的真石漆喷刷了三菱洋行大厦的外立面。“上海外滩一幢历史保护建筑被人用丑陋的喷砂刷墙,让人心疼!”“冀东骊人”这样写道。据当时媒体报道,这幢大楼“大部分已经被粉刷一新”、“只余顶上和一小部分没有被喷涂”。

  去年5月初,黄浦区房管局给出的回复是:全面叫停涉及该大楼的相关施工,并责令承租人委托专业单位研究恢复方案,待专家论证后于近期实施修复。

  一年以后的5月25日,当第一财经记者再次前往这幢被“刷脸”的三菱洋行大厦时,看到的情景已与之前大不相同。建筑外立面上的青灰色真石漆已被除去,大体上,原本黄色的外墙重见天日。只是,看其局部,墙体的缝隙之中仍存有青色痕迹,墙面上有几块地方被水泥覆盖。

 

 

  去年,原三菱洋行大楼外墙被中晋公司违规喷涂灰色涂料

 

 

 

  2016年5月, 原三菱洋行大楼原本黄色的外墙重见天日。只是,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局部墙体的缝隙之中仍存有青色痕迹,墙面上有几块地方被水泥覆盖。图/孙行之

 

  “青色是外墙原来石头的颜色,因为局部采取了凿除的方法,石头裸露了出来。”上海交大建筑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告诉第一财经,“至于水泥,则可能源于历史上的错误修补。水泥具有腐蚀性,用这种材料修复反而会加速建筑材料的风化。”

  “从技术上说,恢复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中晋公司资金链断裂,可能对修复造成一定的影响。”同济大学建筑系副教授陆地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道。

 

  损伤无法逆转

 

  上海全长15公里的中山东一路上,坐落着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壁式等52幢风格各异的大楼,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早期的外滩是贸易中心,洋行林立;自19世纪后期开始,这里成了上海的金融街,诸多金融机构入驻外滩。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有些金融机构将总部设在陆家嘴,但在外滩拥有一席之地依然具有另一重重要意义。

  “外滩沿江的建筑,很大部分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中的一类保护保护建筑。”曹永康说。2002年颁布的《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根据建筑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以及完好程度,分为四类,其中一类建筑的保护级别最高:“建筑的立面、结构体系、平面布局和内部装饰不得改变”。而二类建筑则“不得改变建筑立面、结构体系、基本平面布局和有特色的内部装饰,其他部分允许改变”。位于广东路的三菱洋行大厦虽不在直接面对黄浦江的外滩建筑之列,但依然属于外滩历史建筑群,在保护级别上则属于“二类”。

  这幢房子其实有着双重身份。一方面,它是“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管理权限在上海市住建委;另一方面,它也是“黄浦区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上海市文化局相关工作人员说道,“之所以在文物序列中这幢大楼的级别不高,主要是因为上海市早已公布其为优秀历史建筑。其主要管理权限也归于住建委。”根据《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对现有建筑进行改建时,应当保持或者恢复其历史文化风貌。对其进行修缮或改造必须经过主管部门审批、方案须经专家论证。”然而,当时中晋公司在施工报批时并没有走完全部流程,属于无证作业。

  “目前用真石漆喷涂造成的损害是可以通过一定手段清洗的,效果如何我并不知道,但原先的喷涂损伤一定是不可避免了。”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卢永毅告诉第一财经。她还说,对于历史保护建筑,喷涂并非完全不能使用,但喷涂使用的工艺和材料都必须经过论证,其涂料应具有“可恢复性”。

  “历史建筑表面的修补材料,应该作为一种代偿性的材料,也就是说,这种修复材料的使用目的并不是为了更坚固,而是降低原来材料的老化速度。并且必须是一种可逆的材料。”曹永康对第一财经说道。

 

  “本应该有更好的办法”

 

  关于违规喷涂真石漆的原因,当时,中晋公司后勤部负责人王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5年梅雨季节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公司就考虑到对外立面进行大面积的可恢复性的防水修缮。”

  真石漆又称液态石,主要以石粉配置,应用于建筑外墙的仿石材效果。真石漆具有防火、防水、耐酸碱、耐污染的特点,的确能够阻止外界恶劣环境侵蚀建筑物。然而,针对施工方用喷涂真石漆的方式来防止漏水和防潮,曹永康这样评价:“中晋是用不专业、不严谨的手段做了适得其反的修缮。”

  2014年~2015年间,曹永康曾就“历史建筑潮湿问题”与意大利威尼斯建筑大学展开合作研究。在他看来,真石漆虽然具有一定的防水功能,但其密封性也带来了“不能让建筑透气”的问题。“建筑防潮不光是要阻断外界的水,内部水蒸气的发散也很重要。不然,反而会加重潮湿。”他说。

  “这种喷涂材料粘结性很强,很难去除,而且去除时可能对里层的原建筑材料造成损坏,最心痛这种不可逆的情况发生。”卢永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让建筑能呼吸,这是很重要的。”其实,在对历史保护建筑进行防水处理时,可用的方法有很多。曹永康向第一财经举的例子就包括了:机械方法嵌入避潮层、注射避潮层阻断地下水上升侵入墙体;外墙涂刷憎水材料阻断雨水等,憎水剂所使用的材料都是无色、透明、透气的。 对历史保护建筑来说,简单粗略的方式将对建筑带来损伤,好的保护应该采用精细、科学的手段。

  采访过程中,多位专家向第一财经提到:中晋公司承租的金延大厦和三菱洋行大厦内部结构与装饰也可能遭到违规改动。然而,在记者两次探访中,两处办公地点均大门紧闭,建筑物四周的窗户也被窗帘及其他障碍物覆盖,无法见到室内情况。

  曹永康同样未曾进入室内参看,但他表示,对于历史保护建筑,在室内安装电梯或进行装修改动并非完全禁止。“关键还要看内部改造是否破坏了建筑主体结构,或有历史价值的装饰。”他提到,在国外,很多开放性历史保护建筑允许考虑安装无障碍电梯等设施,但在国内,安装电梯的确会引起较大争议。事实上,建筑遗产保护的工程实施过程中,方案和工序并不是铁板一块,很多时候,其中有一定的“变通”余地。

  “建筑遗产保护工程首先是凭良心,若只有利益和苟且,怎么会有情怀?”曹永康感叹道。

 

          来源:第一财经网 2016.5.31

          原文:被中晋“刷脸“的外滩三菱洋行大厦:外墙恢复,瑕疵难掩

  

分享到:0
[ 返回 ]

 

网站地图|办事指南|人才招聘|旧版入口|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4 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沪交ICP备05053